南音丨微光晨曦

等到哪一天,在人群中相遇,一如既往,的熟悉。

终于给鬼切借完传记放在庭院了,坐姿好乖( ´・・)ノ(._.`)

鬼切妈妈那么爱你你却每次过副本都把小小黑切死,都是儿子,相煎何太急啊嘤嘤嘤

还是好喜欢齐霄。凌楚法海都走开,只想要那个可爱的齐霄啊😔
这个坑可能很久都出不去了

【清奇夫妇】你是谁的白衣少年1

*华胥引AU  

衙门捕快小青x江湖少侠齐霄

0.

“我这一路命途多舛也就罢了,为何还要将她也牵扯进来?”

“我宁愿死别,也不愿生离…… ”

天空雷声阵阵,已是傍晚沉雨。雨水浸湿了他雪白苍老的眉目,也打湿了手中那颗绿色的佛珠。

想起往事种种,明眸已染上了泪与水。
他微微阖上眼,心想这一世,终究也将结束了。
“可是无论何处,都不会再寻到你的踪迹了。”
“小青她没有来世了!”

恍惚间,金山寺的门前似乎出现了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。
她背后似乎背着一把素琴。 她跨过大殿的门槛,眉眼盯着手持佛珠的人,双手合十,行下一礼。

他见这女子跪下来,将素琴摆在案下,雨水打在那...

【亚晓】糖与玻璃秋千(晓生贺)


*真户晓生日快乐!!!

*亚门钢太朗和真户晓一生一世520♡

*原著背景,童年设定架空

0.

爱是什么颜色?我隔着那装满彩色糖纸的七彩玻璃瓶看着你时,你的颜色是七彩色的。

那时的你,背着小小的书包,你在教室里头,我在窗户外头。
后来,你穿着那帅气的西装,我坐在教室里头,你战斗在窗外那头。

我们之间,总是隔着一道无形的时间线,我在晴空里,你在雨初后。

“爸爸,爸爸!你来啦?这位是?”还在上小学的真户晓,捧着肉嘟嘟的脸,蹦蹦跳跳的来到真户吴绪的身边,弯起好看的眼眉,伸出自己的小手心。是两个七彩的波板糖。

“爸爸――!”
真户吴绪蹲下身来一改以往有些狰狞的神色,笑着摸了摸女儿的头,拿起一...

【亚晓】从你的前前前世走过2

*你的名字+金色琴弦AU

那在夜空闪动的流星,终是划破天空燃放进无尽的梦里。

3.

好温暖,就好像回到了妈妈温暖的怀抱里一样。
真户晓好像看见,真户微正从天空上方慢慢落下来,张开怀抱微笑着想要拥抱她。她想要伸出手去触碰妈妈那温暖的双手,却视线渐渐模糊,那个幻影也在渐渐消散。
妈妈在那飞往维也纳的飞机上,由于飞机事故永远的离开了自己和爸爸。
是什么音乐在耳边回响着呢?

真户晓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美丽的向日葵花田里,有什么人正站在花田的顶端拉着一把小提琴,是帕赫贝尔的D调卡农。仔细去追寻,却连模糊的身影都消失不见。
天空是那么的澄澈。

想要伸出手去触碰那白色的缥缈般的云朵,视线里却突然晃如...

【亚晓】巧克力烟花

*校园AU

只是想写一个单纯的小甜饼。

00.

夜晚绽放的巧克力烟花,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?

那年那天,是他高三毕业的日子。
一只彩色的纸飞机随着风跨过人群和树荫,穿过教室敞开着的窗口扔进那张早已没有了曾经的主人的书桌上。
如果靠近,你会看见那三个若隐若现的美丽的字体,我等你。

真户晓在这一天依旧背着她粉色的书包,梳着干净利落的短发,准时的经过那间毕业班的教室,只为偷偷看上那个人一眼。只是如今,这个人已经不在这里。

她站在那里,风吹着她细碎的刘海,让那视线模糊不清。好似隐隐约约传来了西点的甜腻味道。她仍记得,那日她跟在父亲的后面,大步跑在雨中,将伞举在某个高个子面前。雨水打湿了她柔顺的金...

【切调】MY SUNSHINE2-6

*旧文重修

*中国好声音AU

01

02.

[晓切歌,我的名字death。今年十五岁,是一名[流浪歌手]death。目前作为国际音乐学院的交换生与我的朋友们来到中国留学death。]

镜头转向后台切歌的亲友团。三位少女在为她呐喊助威。

[小响,克丽丝,未来。还有风鸣导师。多亏有了他们,乐队能够顺利地做起来death。我希望在好声音的舞台上,能唱出梦想,摆脱过去的自己。晓切歌,加油!death!]

屏幕上清晰地映出朋克风少女拿着主持人递出的麦克,站在舞台上的身影。
《手纸》,在我的家乡,它叫信。月读调专注的盯着屏幕,任由蛋糕上的奶油抹在脸上,揣摩着歌词中的一字一句。

“希望可以让时...

【亚晓】从你的前前前世走过 1

*架空音乐校园

*你的名字+金色琴弦AU

 

在前前前世,我依旧追寻着你的身影。

 

她一身深蓝色的礼服,高跟鞋踩着的地板上有着节拍似的音律,他看着她那深邃的眼眸慢慢抬起头来。舞台上的微风吹散了那绾着的金色的美丽长发,她面对着他走到舞台中央,将小提琴架在肩上,一手握琴,一手拉弓。两个人在一瞬间对视着。

 

她说,“今后还请多多指教了,亚门先生。”

 

他注视着她的眼神由惊讶慢慢淡化为温柔,也学着她的样子走到它的身边架起琴。身后的伴奏声在这绝妙的氛围里慢慢而起,托起这美丽又悠扬的旋律。

 

他说,“啊,说的是呢,晓。”...

【书翁x花鸟卷】画引相思去,更与何人说


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
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

01.
清晨天气晴好,虽然古都西安还是那样烟雾弥漫。
青砖红瓦上落下薄薄素雪,雪那样淅淅沥沥的落在地面上,却颇有些误入长安城的美妙气氛。

书翁一贯撑着他那把油纸伞走在上班的路上,一头长发散落在脸上,吹散在风里,人若不知,还以为是哪位古代的公子穿越而来。

“早上好,书翁。”
刚刚进了博物馆展馆,坐在前台的先生边下棋边与书翁打了招呼。
“早,弈。听馆主昨日在工作群里说,科考学家从汉墓中寻到了一张汉画,是目前为止保存的比较完整的那种,画中人物生动传神,看起来颇有故事。”书翁在对面的转椅上坐下,抖抖身上的雪。

“虽是如此,也不过,是一张画卷罢了。”弈在手中转了...

© 南音丨微光晨曦 | Powered by LOFTER